热线电话:400-675-6606 联系我们 收藏本站

上门服务

用单钩开启三环锁的方法-开锁技术

2018-06-30 17:09:56 浏览量:

用单钩开启三环锁的方法

  

  

  用单钩开三环锁是大家一直都在谈论的话题。在初学的小锁匠手中,三环就是一个刺猬,避之惟恐不及,对一些老锁匠来说,技术开启三环也是个比较难缠的活。一般我接到三环的活都是用电震枪,一秒钟搞定,绝不冒着丢人的险去用单钩开。

  好的三环锁弹子安装紧密,误差较小,用料较好,当然加工也就比较精密,据我的老师说,初期的三环精密到了钥匙差十分之一毫米就打不开的程度,正因为其精密,所以一度在同类锁中是最安全的锁。但也正因为其精密,后来当钥匙磨损后,原装的钥匙反而打不开了,用原装的钥匙配制的那就更不行了,如果不抽出锁芯磨配钥匙,那好好的锁只有报废。后来为了降低维修的可能,三环锁厂只好降低了这一系列锁的精密等级。

  其实只要找对了方法,三环锁用单钩也是很好开的,除了手感,还要全方位地判断打不带的原因,甚至非单勾技术原因。一个锁匠除了技术上要合格外,对锁在使用过程中可能的“医疗状况”也要有所了解。最近我的电震枪把自己震坏了,还没来得及买一支新的,一个化学品公司来人要我去开他们的仓库,有七个三环,三大四小,因为他们的钥匙都是老板拿着的,结果这老板出差把钥匙带走了,找到备用的那两套一看,太久没用都被硫酸给锈上了,根本没法用了。老板又不允许打开锁仁掏锁芯,没办法,只好用单钩来掏。

  原来以为打的比较好开一点,钩子伸进去一探,乖乖,足足有八个弹子,真不知道老板是从哪买这么牛的三环,工人们要原料,也看出大锁难开,就建议我先开小锁,把柜子上的小锁打开他们好拿原料,我也就立马就坡下驴打消了先开大锁的打算,先开小的。小锁都在院子里头,工人师傅们早就翻进去了,我是被他们生拉硬拽弄到院子里头的(这身体,当个小偷是别想了,也就只能修个锁了)。第一个比较费劲,因为很久没用单钩了,探到底发现感觉不到最里面的那个弹子,搞了足有十来分钟,这个锁也没打开,心里有点虚。到其他三个小的那里一探,都能感觉到,觉得这个探不到的锁有点古怪,就打电话问老板是不是修过那个锁,老板说是的,又问他是不是这个锁有时好开有时不好开,老板说确实是这样,我心里就有底了——里面的这个弹子不是弹簧失去弹性了就是压根没安弹簧。

  因为人们用单钩开锁一般都是把弹子尖头朝上,这样可以看见里面弹子被压下去的情况,而这个锁的弹簧失效了,弹子尖头朝上的话是怎么拨都不能把挨着单钩的弹子拨到一条直线上的,基于这样的判断,把弹子尖头朝下再拨,先拨外面的,估计差不多了,再细心地一边扭动一边把拨着最里面弹子的单钩外下放,几乎把单钩都挨到底了,锁才啪嗒一声开了,心里的愉快那是没法说的。然后再开另外三个小锁,除了有一个弹子崩了感觉老是不对外,那两个都很容易就打开了。

  说起那个崩了的弹子,也是锁匠们很少碰到的一种情况,按说弹子是铜的,加工成圆头的形状,是怎么也不可能崩了一块的,可是这几个锁实在用得太久,估计是在地上摔过或者用锐器使劲别过,一个弹子竟然崩了一块,单钩的弯头和崩掉的那点形成了一个角度,使再大的劲也无法把它压下去,用了薄砂也没法转动它,现磨单钩来不及了,就想起了老师以前教过的一手绝活,找工人师傅要了点胶水把那几个弹子压下去后,把胶水抹在单钩上,细心到探进去,估计落在崩坏的那个弹子上时轻轻往下按上面,等胶水干了再稍稍送开扭转的工具,这此感觉有点不一样了,但是还不敢太用劲,怕胶水脱落了,直到感觉弹子已经全落在槽里再一用劲,锁终于乖乖地被打开了。(后来我专门找那个老板买来了那个锁,开了封销一看,果然是弹子崩掉一块,圆头已经成了锐角了,单钩一下去就卡在弹孔里,当然是拨不开的了,真不知道那个老板每次是怎么打开这个锁的,估计他有自己的手法和力道。)

  开了四把小锁,我对大锁就比较放心了,虽然它们的弹子更多,但是它们没修过,弹子大点应该也不会再有崩的现象,无非就是细心感觉,按照老师当初说过的手法,卡紧后先平压一遍,再找比较涩的弹子,第一个是大门的锁(又被他们五六个人给弄出去,平生第一次高来高去),开得很轻松,平压的时候居然就打开了,估计是因为这个锁最常开的缘故。第二个也就两三分钟时间。第三个又费劲了。这个锁是仓库最里面的锁,这个房间里放的是浓硫酸,我初步判断这个锁里的弹子应该有点涩,因为铜会在酸性环境中生锈。果然,这个锁里的弹子都比较涩,按下去全无手感,平压也不弹上来,搞了十来分钟还没打开。

  这时工厂师傅们都围在旁边看我开这个锁,急得我一头汗,忽然想到自己很久都没用过的一个方法,就让徒弟出去兑了点肥皂水和小苏达,点在锁芯里,想着肥皂水是碱性的,应该可以把铜锈给中和掉,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再用单钩去探,不涩了,很滑溜,可是太滑溜了,扭得松了压过的弹子又回去了,扭得紧了又扭不动。开了这么多年的锁,真没想到这个扭动的力道竟然比压弹子的力道还难控制,后来一想,估计是肥皂水加多了,成了润滑剂,就拿来清水,冲了一会,里面先是流出白色的肥皂水,然后就是一些黄锈,等到流出的都是清水了,用工人们的吹风机吹干,再来开,就像是开新锁,感觉好极了,可惜徒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估计我要打开就是四五分钟的事,就把这个教科书般的锁交给徒弟,算是他的一个课堂作业,他拨了十来分钟就拨开了,不由得惊奇地问我:“老师,为什么你拨了那么久没开,我一弄就开了?”我笑着对他说:“我回去了告诉你!”

  总结我开这七把三环的经历,有正常可开启的,有不正常可开启的,关键是判断在锁匠基本技术之外有没有外在因素阻碍了锁和技术开启之间的联系,锁都是被人用的,被人用就会有人为的一些东西改变锁技术开启的方式,套句流行的话来说,开锁以人为本,有些情况下必须要考虑到人的行为活动对锁的影响。而找到并排除这种外在元素对一个锁匠来说是一种深入的学习课题,说它是高级进修也不为过。世界上的锁都是可以打开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打开它的方法。

24小时开锁服务,为您解决开锁换锁一切服务

服务电话: 400-675-6606

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热门推荐

新闻咨询

济南开锁 | 历下区开锁 | 历城区开锁 | 市中区开锁 | 槐荫区开锁 | 天桥区开锁 | 济南高新区开锁 | 上海开锁| 北京开锁|长清区开锁| 即刻开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20. 济南即刻开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鲁ICP备19027103号-11